薛寄蔓一想起薛翎,心里不由得生出一种瑟缩之感,说着带了一丝哀求之意,“你一向比我思虑周全,你去先去探探她的口风,她是女孩子家,你也是女人,容易揣测一些,不像我五大三粗的,就算阿翎说了什么,只怕我也没法子会意。到时候其实误事。”

    邱氏先为了末世辅助网叹了口气,“爷,阿翎如何算得上一个女孩子,她这性子,别说咱们家几个小辈,便是您,便是大哥在世也比不上,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说,看到丈夫一脸抗拒的样子,想着夫妻两个总要有一个去说,邱氏一想起薛翎油盐不进的样子,就觉得头疼,但是两人对视一眼,到底还是退让了一步,说道,“我仔细的思虑过了,若用从前对付大哥的法子肯定是不成的。这丫头是个狠角色,讨好,用计,只怕都不行,不如开门见山的和她谈条件,看看她到底想怎么样?然后尽量满足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薛寄蔓越想越觉得无奈,“你是说要我们求她?不行,她现在来势汹汹,摆明了不想放过你我,还有什么好谈的,你再想想,还有什么法子,实在不行,我们去不求求找王爷?”

    “王爷?确定找王爷有用?”

    这样一句话,让薛寄蔓顿时泄下气来,“如今去末世辅助网找王爷,等于找死,罢了。都怨阿莲,”

    到底没有继续说下去,不过心里就跟生了一根刺一样。

    他停了好一会,才继续说道,“这事只能辛苦了,不管我说什么,那丫头都能一句话给我堵回来,你比我聪明,你先探探她的口风,我们再找些对策。”

    邱氏心里已经愿意了,不过还是说道,“邱老爷子给了阿翎那块坠子,你当是为什么,那就是给我看的。自从阿翎拿了那一块坠子,我就不敢轻举妄动了,虽然当时老爷子没说什么,但是爹娘在末世辅助网家,我现在哪敢轻举妄动。爷,咱们夫妻同体,自然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但是对着阿翎,我心里也没有底,只能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薛寄蔓一想到这里就头大,“那丫头脑子里有一百零八道弯,我是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,娘子,你什么都不用做,就去探探她的口风就好。不管结果怎么样,我自然不会怪你怨你。”

    邱氏脑海里浮现自己为了薛莲去的那一次,心里就总觉得七上八下的,但是咬了牙,到底还是应了。

    “罢了,我先去劝劝阿莲,等晚一些再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天色渐晚。

    邱氏深吸一口气,踏进薛莲的院子,丫头迎了上来,看到邱氏,面上一喜,“太太总算是来了,自从三姑娘那一日来过之后,姑娘就不吃也不喝,一直闹着要见您和老太太,我们实在是没法子了,你看看,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邱氏心里很复杂,她其实并没有做好准备见女儿,但是如今这形式,子女同时遇到这样的情况,她总是要保一个的,薛莲这样子是保不了,不如索性好好的规劝她,“开门吧,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推开房门,地上一地的破碎瓷片,邱氏怔了一下,薛莲这些年是最叫她省心的一个,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心里多多少少的有些愧疚,交织着责备,说不上具体什么感觉,邱氏推门进去,甚至找不到落脚的地方,她看着陪在一旁瑟瑟发抖的丫头,“为什么不收拾?”

    那丫头瑟瑟发抖,“姑娘说了,不许收拾。”

    知女莫若母,邱氏自然知道女儿此举就是为了让自己一进来,看见了之后心软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薛莲已经抬起头,看着邱氏,笑的戚然,“我以为阿娘不会来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下去吧。”邱氏避开地上的瓷片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阿莲。”她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薛莲逼问了一句,“我只想知道,薛翎说的是真是假?阿娘,你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她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,可见这个问题已经搁在心底很久。

    “是真。”瞒不住,邱氏也没打算瞒。

    一颗心一直绷着,到了此时此刻,薛莲终于绷不住了,她嘶喊道,“为什么。阿娘,你明明知道我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邱氏,目光皆是凉意,“还是说,你根本就不在意我。”

    邱氏没说话,看着女儿哭的稀里哗啦,听着她的质问,最后只是说了一句,“世子爷和许家准备定下婚约,这么重要的事情,你怎么没有告诉我?”

    薛莲哭的兴起,听到这一句话,刹那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邱氏说道,“阿莲,你是个聪明孩子,这些年也十分的有主见,一般的事情,我都随你做主,这样大的事情,你为何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我?”薛莲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,

    “你哥哥说替你寄信,需要花钱打点,他扣下了巫医堂账目下的银子,这事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薛莲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邱氏便知道自己猜的对了,不过,她已经无力苛责,

    邱氏说道,“罢了,事情已经发生,我也不想多问了,这事,已经没有回旋余地,阿莲,嫁妆方面,你可以尽量的提要求,我去和老太太说。这几日,会有人过来替你量体裁衣,婚事越快越好。你自己心底有个数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一句话,仿佛用尽了很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薛莲不可置信的看着母亲。

    自小到大,母亲开口的时候,她便知道,事情已经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等了几日,最后依旧是这个结果,她一时之间还是觉得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邱氏心里到底有些不忍,“女人的命运便是如此,我以前就对你说过,已经无法更改的事情,就不用再纠结末世辅助网,不如好好的想一想,如何尽力去争取最大的利益,与其哭哭啼啼,不如好好的思虑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。”

标签: 末世辅助网

  • 评论列表 (0)

留言评论